广州回来的几天,又一次进入颓废郁闷期。 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我也不知道。 每半月,总有那么几天…… 我归结于天气的缘故。时冷时热,让人无法是从。 我归结于家庭的压力。重复再重复地施压,让人喘不过气。 突然,有种想逃离的感觉。 逃离这个家,逃离这个城市。 生活很安稳,却生活的很累,很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