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记母亲

轻轻摸摸女同事鼓起的肚子,小心翼翼凑着耳朵去听隐约的心跳声。同事看着我愚笨的动作,笑得很灿烂。我抬头,通过她水汪汪的眼睛,看到对我的笑意,看到母爱的慈意。 无论是顺产还是剖腹,我们的出生,总给母亲留下一辈子难以忘怀的痛。母亲说,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即使几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清楚记忆着。正是经历这样的痛,让母亲意识到血浓于水,意识到她们的责任,意识到我们今后成长还需要她的帮助。在往后的日子里,她用行动证明着她的想法,无论是喂奶换尿布,还是供书教学,都… 阅读更多 »记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