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十年,水大鱼大》这书断断续续看了一个月,每页都是故事,且故事领域跨度较大,读起来速度较慢,算是基本完整看完了每页内容。

书中重新回顾了2008年至2018年中国企业的发展进程,自己从中看到很多熟知的事情,也了解很多当时错过或者因认知盲维而忽略的事情,更了解了很多事件背后的来龙去脉。

最大的感触是,这十年的企业发展,相当不容易,各种波澜也实证了书名激荡。当中有体制上的问题,有落实制度上的问题,有市场的问题,更有企业自身的问题。不过自己想想,这10年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是最坏的时代。此后的10年再回看,你会有更不一样的感触。

书中很多话题可以单独拿出来探讨,但是更多想讲的东西也太过敏感。还不如做个简单摘要,记录书中的有意思的语句比较好。

全书摘录

  1. 我们进入了一个失去共识的年代,或者说,旧的共识已经瓦解,而新的共识未曾达成。

  2. 2008年之后十年间,全球经济出现了两个新的特征:一是互联网经济的技术变革周期结束;二是由美国次贷危机转化而成的全球金融危机改变了潮汐的走向,“反全球化”成为新的趋势。

  3. 历时四十年的中国改革中,所有的重大变革主要是由两个因素造成的。一是制度的创新与勇气,二是技术带来的破壁效应。

  4. 任何制度的创新,都很少是一厢情愿的,绝大多数竟是博弈的结果。

  5. 共享经济的互联网模式,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彻底抹平了服务供应商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从而缩短了交易的路径,在为消费者提供更便捷和更便宜的服务的同时,颠覆了既有的产业形态。

  6. 如果把2008年至2012年看成一个经济周期,可以看到四个重要的新特征:一是中央政府对产业经济的主导能力非常强悍,而其政策的传导性则更会层层加码;二是中国政府始终没有摆脱对投资的路径依赖;三是外延式发展的边界渐渐出现,徒然增加的制造能力很容易在周期波动中出现战略性过剩,以效率提升和技术创新为主题的转型升级已经势在必行;四是中国产业经济的波动直接影响国际能源的价格和产业格局重构,甚至足以影响一些能源输出国的政局稳定。

  7. 共识瓦解,特点包括:一是以“发展是硬道理”为主题的改革共识,已然破局,政府与有产阶层在利益上的协调出现了裂痕,改革需要被重新定义;二是企业家阶层内部,出现了价值观分野;三是企业家阶层与公共知识分子阶层之间的隔膜,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持续扩大。

  8. 张瑞敏发明了一个新的成语,“自以为非”,即过往种种皆可断舍离,“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9. 在商业的意义上,一个充满幻觉的浮华时代,必须有三个前提,一是发现了一片亟待燃烧的大荒原,二是有烧不完的热钱,三是有燃不尽热情的年轻人。

  10. 2015年,可以被看成中国互联网的“合并之年”,这意味着三个新特征的出现:一是移动互联网的引爆性红利即将吃完;二是互联网服务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廉价流量消失;三是大的投资机会的结束,焦急的资本在谋求退出并寻找下一个风口。

  11. 新零售是一次“体验革命”和“品类革命”。它基于两个前提。其一,新技术的持续出现,为线上与线下的交互融合创造了新的可能性,工具创新成为空间再造和消费者关系重建的重要手段;其二,年轻的中产消费者不再满足于网上的廉价商品,他们开始愿意为高性价比的、具有个性的商品买单,同时更愿意回到真实的场景中,即买即得。对此,商业观察家吴声提出“场景革命”的新概念,“打动人心的场景成为商业的胜负手。人们喜欢的往往不是商品本身而是产品所处的场景,以及场景中人们浸润的情感体验”。

  12. 在缺乏长期性顶层设计的前提下,中国经济变革的动力来自四个方面:制度创新、容忍非均衡、规模效应、技术破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