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真相的思考

mikael-kristenson-13641

何为真相?在新闻传播领域,大家都知道框架理论,框架下你见到的是真相,框架外你见到的仍是真相。事实和过程本是如此,就看你从哪个角度思考和观察。世界上从没有真相,也不可能有真相,只有的是把事情发展的过程进行还原,那是大众想看到的内容。

自己以往会对新闻传播的假报道恨之又恨,毕竟没调查清楚就没有发言权,现在网络各种泛滥报道,各种没了解过随意宣传的内容,将新闻变成了个人赚钱的工具,变成了个人随意发言的娱乐场。自己不太愿意相信新闻,更是因为当中存在各种不确定性,存在着权力的侵蚀感。

看完James Vanderbilt编导的《真相》,自己对所谓的新闻有了更深的理解。首先,必须承认,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为寻找事实的新闻记者在一线奋斗着,这值得为他们喝彩点赞,因为他们我们还能看到很多真实的东西。

新闻假不假,需要经得起考验。新闻之所以能成为新闻,肯定有调查,只不过这个调查的深入程度不同而已。经得起考验就是能通过大部分人的推敲,就是你的论据能证明你的论证。你用各种事实、材料阐述,来证明论据是真实的,当中没有欺骗和虚假。这个是我们最理想的新闻状态,也是大家一直所期盼的。

然而,世界那么大,事实如此之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过程,我们并不能彻底把握好。所以,新闻我觉得应当有容错机制,只要之前的新闻能证明它的传播价值,即使错了也是一种美。因为它展现给我们看了另外一个视觉的观点和思考,世界可能是这样的。如果有更多人出来一起探究,或许我们更能快速接近事实本身。

就如大家都知道1+1=2,但是到底为什么是这样,可能很多人都说不清。总有第一个出来吃螃蟹的人,他出来吃可能不成功,但是他努力了,他告诉全世界这个螃蟹是可以抓来吃的。其他人纷纷参与到这个行业中,去尝试去探索。在前人的肩膀上,有人成功了,终于吃到了螃蟹,终于解释出1+1=2的原由。我想,这才是我们所追求的世界。现在,很多人把这样的一种过程,叫做迭代

新闻也需要有自我迭代的过程,不是自我跌倒的过程。信息爆炸的时代,能彻底追求和迭代一个新闻是很重要的,快速资讯能随时可得,但迭代下了解到事实却并不容易获得,特别是关于政治和经济较高层面的内容。

自己在得到里面听薛兆丰讲课已经有一大段时间了,也觉得讲的挺有趣。然而在网上,随处可见大家极度地黑化他。很多人说他的经济学很水,讲得逻辑性不强,很多都是歪理,还给了他一个花名,涨价薛。那么,是不是这个时候我就不应当再去听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怕自己会被污染呢?我想不是的,我们自身有信息筛选机制,而且我们也有自己的思考辨别能力,现在时代谁想向谁洗脑其实都不容易。听薛兆丰的课,更多是给自己另外一个角度去让自己理解别人眼中的经济学,对比而择优迭代。这也是之前一直在强调的,维度问题。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增加自己认识思维的维度,而不是一味的顺从或者一味的拒绝,在面对大是大非的时候能多方面多角度考虑,更周到更细节更得人心。

写了那么多,其实要想要表达的是,真相是怎样,我们早已不关心了,我们关心的是事实是如何在众多的迭代下展现给我们看,了解更美好的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