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伴侣

  • 2015年07月11日
  • 暂无

从二月开始,缓慢缓慢地翻页,历经多时,算是看完了安妮宝贝的《春宴》。无法对故事好坏进行评价,也无法对吸引性进行定义。唯一让我感兴趣,值得探讨的,莫过于当中的婚姻观,作者笔下的婚姻态度给我带来了新的看法。或许是自己思想的开放,也或许是从小到大的生活独立性影响,我突然觉得,保持一种两人平衡的世界,更多时候可能会让家变得更为和谐。

家是一个港口,而不是一个负担。在我看来,维持这个家,需要更多的是亲情、友情,而非爱情。爱情就如春节期间在夜空中绽放的烟火,转眼即逝。亲情就如涓涓细流,源源不断,不需察觉其是否存在,但总能在你需要的时候拉你一把。所以,我一直强调,婚姻并不是去找一个你最爱的人来当一辈子的伴侣,而是找合适的,找凑合的,只要一见面不生讨厌就足够了。

对于婚姻的新看法,我是这样构思的。两个人是彼此的依靠,谁回来的早谁做饭,谁不想干活就谁出钱找帮手,能平平静静地吃一顿温馨的晚饭,能激激烈烈地做一次爱,能无忧无虑地在睡前聊一下天。大家一起生活,但是相互尊重、相互自由、相互独立,不受彼此太多的约束,不受彼此太多的影响。你能做你的事情,别来找我;我能做我的事情,也不去麻烦你。各自有各自的兴趣,没必要事事一起去做,你有你的活法,我有我的活法。两人更像两条平衡性,只会共同穿过同一图形,但不相交。家里有个人陪伴就好,没必要必须在自己身旁。我不打扰你看你的港产片,你别来干涉我看我的动漫。不要参入太多爱情因素,如果有一方感情过度,就无法保持独立,总有粘贴。这样的婚姻没有太多肉体贪欲,这样的婚姻减少了资产的参杂,这样的婚姻更多时候是属于两个人,属于精神上的旅伴。当然,当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不要孩子。孩子是破坏家庭和谐的根本因素,因为第三者的存在,导致家庭中心焦点产生变化,使平衡转变成相交,从而会摧毁原有模式。加上孩子无法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还需要长时间抚养,以至三者难以构成正三角形,极度容易被外物所冲破缺口,影响整个家庭。

设想往往是好的,身边应该也不同程度有很多人也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如何遇到同样想法的人是一个大问题,即使遇到了也不一定会彼此接受。我将这种婚姻的两人叫做精神伴侣,或者更多人会觉得他们是精神病伴侣。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