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病情

考完了中大的题库考试后,整个星期都在与炎症做斗争。

去粤北看了急诊,医生说体温有点高,就38.4度,需要验血,看看是不是禽流感。我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被查出了增加大量的白细胞。医生提出要打两天消炎针,我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我还是坚持那个原则,能够吃药好,尽可能不打针。

隔日,当我心血来潮要去打针的时候,粤铁医的医生跟我说,爱情非买卖,针不是随便想打就打,让我去做局部治疗。鉴于当初病情在丝丝发作时没有按下去,并发症齐齐出现,导致牙肉浮肿,面部变形。口腔的DR说是智慧牙导致的问题,我在想,我的牙都长了那么多年,怎么一直没发生问题,就一热气就把原因归纳到一只可有可无的牙上,它不会觉得好无辜吗。随后,给我做了一个超级不专业的清洗,那针孔刺插神经的一刻,瞬间感受到了所谓的死亡的接近,这么远,那么近。在家休息了一个双休日,逃课没上后,感觉好多了,虽然还没痊愈,虽然还要继续吃已经吃了几天的白粥,但明显比之前有所好转。

我在重新找回病情的起因时,我还是归咎于上周的中情局。事实证明,钟情是不能永恒的,钟情在享受短暂的开心后就必须要承担更长远的痛苦,做男人还是别太钟情,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难怪最近流行的淘宝购买的渣男测试,有50%男友考核不过关,其实那些都是好人,他们只是不愿意shanghai自己而已。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