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着婚礼请帖的时候,总对这个“婚”字有特别的感受。别人总是在那里说,“婚”就是女人为爱情昏了。但是在我看来,女人旁边应该是个男人,但是现在却变成了“昏”,其实更应该男人变昏了。

男人昏了,才突然发神经跟女人去注册,然后挂上了“已销售”的招牌,做了一辈子的“老衬”。男人昏了,听女人要求,然后接新娘摆酒,累得一塌糊涂。女人很开心地说,虽然累一点,人生就一次,再累也值得,毕竟是一次见证。男人在后来才慢慢发现,那天是一次洗礼,关于做“老衬”的洗礼,洗完了你就黑了,彻底被困了。

为了这个结婚,男人还要强带笑脸,顶着被人说很傻很白痴的笑容,拍价格不菲、服务不好的婚纱照。拍完还要被无良的商家劝说,之前送的油画摆放时间一直就物是人非了,不如换琉璃或者水晶的更高档更实用。到手一摸一看实物,不禁感觉被坑,就这么烂的货还好意思说精品吗,简直浪费我的表情,我的心情,我的纯情。婚庆公司也是排队来挖坑,说自己有多好,给多好的设计,能出神马方案,给你一个满意的视觉效果。无辜等了十几天,最后放出来的ppt完全不堪入目,连设计的所谓logo也只是简单的两个人名字拼凑,先不谈啥美观,连基本的职业道德也没有。宴席更是坑足全场,说好的试菜居然要给钱,那还是试吗,在预订的时候为啥不早说。菜式又少又贵,一切为了个好名字就把价钱捧上了天。居然婚庆公司入场还要加收入场费,有这么缺钱吗。

越写越觉得,结婚就是轮流被坑的过程,被婚照公司、婚庆公司、摆酒旅店一个个轮番轰炸外,还被女人坑足一辈子。这个男人真心觉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