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回首

在六月的最后一天,突然来回首这个月,还真发现时间过得那么的快。以至于还没静下来思考我在干什么,光阴早已悄悄地从身旁溜走。团日活动后继续各项杂碎的事情。

一是忙碌的端午和周末。从五月初就开始忙碌看着装修材料,准备为那窄小的蜗壳打扮一番。一有空除了跑建材市场,还是跑建材市场。从一开始什么都不会,现在都能装个小砖家来欺骗别人。经过两个月的努力,现在除了门以外,能外包定做的都定了。剩下的,可能就是找个良辰开工大吉。

二是准备旅行与为旅行准备。跑去照了几张蓝色和白色的二寸小照,那个胖得不成人样,不敢直视。到公安局进出入境部门办理了港澳通行证饿和护照。像我这样的临时工,差点就要备案,幸好没填单位,逃过一劫。拿证的当天,在微博上写道:“说了好几年,不仅大学都毕业了,连考在职研究生的最低期间都过了,我才拿到这两本东西。兴奋之余,不禁唏嘘。”上周,为了提前做好旅行准备,还特意到人流密集的城市采购必需品。

三是杂七杂八的工作和“业余”娱乐。什么道德模范、政风评议、书记项目,一大堆工作络绎不绝,数之不尽。当中,跑去参加了单位系统的羽毛球比赛,虽然输得极度狼狈,但是也算是一年来坚持运动的自我体现吧;跑去听了几节组工课程,对“甘为人梯”真的感同身受;跑去体检了一番,量体重的时候机器报超重2kg,去照B超的时候还遇到好心让座的阿姨,阿姨说我行动不便,提前让我先做吧。

四是乱七八糟的生活和未来的学习。家里某个亲戚住院了,非常不严重,却让所有人都为之折腾了两周。这两周里面,生活慌乱不堪,不稳定也无法稳定。昨日终于出院,不禁要感谢上帝,终于放过我了。预存手机送话费,签了二十四个月的卖身契,换了一部联想国产八二〇手机,在万般不舍下把之前那部帅气的“贼盗”让给了老飘,并想着,应该很快会给她换部爱疯五死来玩玩。通过电子邮件,预报了某大学的公共关系课程进修班,希望能入选,踏上不考研读研的重要一步。

别人说,像我们这样的组工干部,每到年底写个人总结的时候,却无法动笔。一年来忙忙碌碌,很多都是对公的事情。怎么去写机密性较多内容的总结了。我想,我提前学写,换些轻松一点的口气,就不至于什么都无法写出,千言万语难以言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