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家里老妈的唠叨,却逃离不了办公室那个婆妈男人的自言自语。

我喜欢安静的环境,这样我能平心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以前,我能开着收音机,听着电台主持讲得各种搞笑的事情写我的作业;以前,我能开着吵杂的音乐,写我的800字议论文;以前,我能抗拒着各种骚扰,陷入自身的沉思。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工作状态,即使是柔和的交响曲,我也难以集中精神。自我定义,这个是衰老的症状。

衰老的症状,不想不察觉。眨眼间,却充斥着自己本身。熬夜通宵的活,今天干不来了,定时定后,最迟3点,也要乖乖上床睡觉,从前那个连续3个月疯狂通宵的孩子消失了。脸部肌肤在太阳猛烈的照耀下,开始有疼痛感,从前那个无保护浴血奋战在灿烂的阳光下的孩子走失了。每天走上五楼办公室都感觉气喘,食欲不振,小腿抽筋,从前那个在足球场上奔驰不倦的孩子迷失了。

岁月是把杀猪刀,紫了葡萄,黑了木耳,软了香蕉。时间是块磨刀石,平了山峰,蔫了黄瓜,残了菊花。越是回想,越是觉得衰老在蔓延,越是觉得自己的年纪不小了。即使号称年年18,也无法抵挡2012年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