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肛门”后恐惧

2010-08-05-[23-46-53].jpg

最近社会上发生不少惨痛的杯具,如多名孩童被砍杀,如公安局被大闹,但是这些还不及”缝肛门”事件让我觉得恐惧。这样的事情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为了钱,真的可以不择手段。当年曾经值得歌颂的白衣天使,现在沦落至此,不禁让人心寒,不禁让人感伤。

事情的经过也不去多说,也不想多说。网上早已肆意宣传和恶搞,想了解情况的和想看笑话的都能搜索得到。

这个故事简单来说,在于收红包的不够数。但是从专业角度来分析,明显就是医疗体制的不健全,导致医患关系的再度紧张。大家经常在谈论着看病难看病贵,却很少提及看病服务的问题。看病,也算是一种消费行为,而在看病的时候也相当于享受医疗服务的过程。但是我们在看病的时候,经常会遭受到不良好对待甚至是冷言冷语。很多人对于这样的现象,采取的办法是给红包,希望给点钱能换来好眼色好对待。也正是这样的思想,让医疗服务形成了恶性循环。供求关系是成立的,你需要”额外”的对待,你就需要提供相应的报酬。而供求价格在此也形成了稳定性,你的钱给多了,服务态度相应会提高;你的钱给少了,不仅影响之前的印象,还可能增添恶性。这就是为什么”缝肛门”事件发生的基本原因。

完善医疗体制,提供医疗服务,增强医务人员的服务意识,是解决问题的重要办法。但是,弄了那么多年,医改改了又改,完善又完善,却不断地走下坡路。核心部分不牵扯,政府又不舍得加大投入,让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一直想不明白,医疗作为社会公共服务的重要环节,为什么要实现市场化管理?从社会人向经济人的过度,利润最大化将会磨灭医人这一首要任务,大家变得看钱干活。医生的本质工作,开始发生了巨大变化。没钱,我就不医你;没钱,你最好连医院门口都不要进了。这真是如此的观念,让不少人选择黄绿诊所碰碰运气,也有不少人不好运地流失了自己的生命。社会钱的巨大作用,使人性走向一个极端。

很多理论都是老生常谈,很多话语怎么说都没用。反思够了,生活还将继续,至少我们保持良好的心境去面对。社会少一个败类算一个。而我一直说的恐惧,源于你不知道谁是败类,不知道谁会突然为钱缝上你肛门,要了你的命。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